辽宁分社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云南浙江支社

“持有”野生动物即是违法

沈阳晚报 2020年02月24日 08:38

  野生动物保护法启动修改 沈阳动保专家呼吁:应将保护范围 扩大至所有野生动物

被查获的一个非法摊位(资料图片)

图据新华社

  日前,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消息,将审议关于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相关议案。对此,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认为,应将现行《野保法》保护范围扩大至所有野生动物,取消现行《野保法》由各省市自行划定禁猎期和禁猎区的规定,改为全国禁猎,不给盗猎者有空子可钻。此外,还应停止野生动物商业利用,“持有”野生动物即是违法,实行举证倒置,彻底震慑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利益链。

  保护野生动物应从

  “重点”扩大到“所有”

  前几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经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工作,要扩大法律调整的范围,加大打击惩治力度。包括中科院院士许智宏在内的19名院士学者联名签字,倡议杜绝野生动物非法食用和交易。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介绍,绝大多数伤害陆生野生动物的行为只在盗猎环节被定义为非法,实质上很难起到有效保护作用,《野保法》更多的是保护稀有重点保护动物,很多市场流通环节所见的“野味”物种并不在保护范围。周海翔说,从生态系统平衡的角度看,每一个物种都是同等重要的,物种之间相互依存,健康平衡的生态系统离不开每一个物种。数量巨大的非重点保护动物对于生态系统的价值绝不弱于稀有动物、重点保护动物。经过两次大的疫情,我们应该更多从公共卫生安全的角度,对野生动物保护政策进行调整。需将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范围扩展为全面覆盖“所有野生动物”,对野生动物提出“普适性”保护规定。

  取消禁猎区和禁猎期

  不给盗猎者钻空子

  据了解,野生动物保护法最近一次修订生效是在2017年,周海翔认为,上一次修改没有取消原法中关于“禁猎区”和“禁猎期”的规定,也给抓捕和处罚盗猎行为带来很大难度。

  “可能有的人会说野保法也有非国家重点物种禁止非法狩猎的规定,尽管很少提及,但的确是有的。但由各省市自行划定的禁猎区和禁猎期,无疑给市场管理留下了隐患。所谓的合法来源,没有举证倒置,以及随意颁证导致的监管无力,使得盗猎依旧猖獗”,周海翔说。往往在被抓现行的盗猎案例中,嫌疑人大多声称自己不是在“禁猎期”和“禁猎区”猎捕的猎物,执法者很难对其说词进行验证,因此给打击盗猎带来很大困难,可谓“有合法就有空子可钻”。

  应规定持有就是违法

  停止野生动物商业利用

  对于盗猎行为,用周海翔的话说,“即使有一千个违法盗猎的,也很难抓住其中一个”。其原因是,现实执法中很难碰到嫌疑人同时有犯罪工具又有猎物的情况,比如,即使偶尔抓到违法者下的鸟网上挂着几只鸟,也不可能是他猎捕的全部数量。鉴于盗猎环节很难实现监管,那么何不在流通环节将持有视为盗猎,只要持有者提供不出准确的猎物来源,就可以视为盗猎人。

  据了解,国内的野生动物的交易已经成为一条利益链,野生动物的销售主要有公开市场、地下黑市、网络售卖三种方式。公开市场以零售为主,相比熟客走量型的地下黑市和日益兴起的网络售卖,公开市场呈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周海翔说,《野保法》需要停止野生动物的商业利用,停止利用后,就不用再纠结于如何利用的细节条款了,不要再考虑哪里划为禁猎区或禁猎期了,不要搞什么狩猎证管理了。全面禁止后也不必抓什么盗猎了,只要持有即为违法,即等同于盗猎,哪怕是路边被车撞死的野生动物,你也无权捡,即便是救助也要先报警,只要不是威胁到了你的安危,你就无权决定野生动物的生死。这样才可以大大震慑盗猎下游的非法运输、储存、购买、食用环节。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徐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