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义全从大本营出发向珠峰峰顶挺进

沈阳日报 2019年05月20日 14:15

  原标题:从大本营出发向珠峰峰顶挺进——

  等待孙义全 第三次 登顶成功


  北京时间2019年5月18日凌晨3点,当代艺术家、登山家孙义全从珠峰南坡大本营出发,第三次向着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峰顶挺进。

  出发前的祈福仪式——煨桑

  4月30日,孙义全从沈阳出发。在拉萨经过一周时间的高海拔训练后,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在加德满都,孙义全只停留了两天,4月11日,正式进入珠峰大本营。经过了数日的等待,珠峰终于迎来了一个窗口期。孙义全正式踏上征服珠穆朗玛峰峰顶的攀登之旅。出发前,登山队员举行了当地传统祈福仪式——煨桑。

  煨桑是一种既古老又普遍的藏俗,是高原先民祈褔的主要方式。他们先把柏树枝和香草堆砌在山头或河岸的旷地上,中间放上糌粑或五谷,然后洒上几滴水,点燃以祀神。这样的仪式就是祈求登山者一路平安。

  两度登顶的孙义全在整个祈褔仪式中,表情平静,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这份平静透着孙义全第三次珠峰之行的自信。

  记者手记

  记者多次与孙义全交流。在交流过程中,最大的感受也是他的平静。他的平静让你觉得孙义全此行同一次普通的远行没有区别。

  孙义全告诉记者,在珠峰大本营那几天,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仰望远方的山峰。攀登珠峰的路线早已刻在他心里。他只有等待“窗口期”。经常地,他会出现幻觉,感觉自己已经穿上登山装备走在雪地里,感觉自己已经听见了高山靴与冰雪摩擦的声音,他说那声音让他有种愉悦感。

  不是征服是感恩

  对旅游者来说,5364米的大本营,就已经是他们的终点站了。但是,对登山者来说, 大本营才是他们的起点。

  5月18日 从大本营出发,到达一号营地(C1)和2号营地(C2)。

  5月19日 从2号营地(C2)出发,到达3号营地(C3)。

  5月20日 从3号营地(C3)到4号营地(C4)。

  5月21日 完成最后冲顶。

  从大本营到C1,孙义全将经历最难的一段,就是要穿越被称为“恐怖冰川”的昆布冰川。昆布冰川大大小小的裂缝纵横交错,高高耸立的悬冰川随时可能倾泻而下,冰川两侧的努子峰也有雪崩的风险,因此昆布冰川又被称为“恐怖冰川”。孙义全选择凌晨3点出发,就是在选择穿越昆布冰川的最佳时间,凌晨气温最低、冰川相对稳定。这一部分路线需要使用上升器和路绳上上下下,有些冰川甚至接近垂直,需要使用梯子爬上去,还有一些冰裂缝有几米宽,也需要架设梯子帮助通过。最高的一处冰壁由四部梯子首尾相连,有十几米高,因此在梯子处常常会出现“堵车”的情况,这就增加了通过昆布冰川的危险性。昆布冰川总共要通过14部梯子,是南坡攀登中技术难度最高也是最危险的部分。

  记者手记

  在记者采访孙义全时,也会时常使用“征服”这个词儿。但每一次,孙义全都会给予纠正。

  他说:“不是我征服了珠峰,是珠峰接纳了我。珠峰永远在那里,没人可以征服它。即使一个人再强壮,也不能去征服大自然,和大自然相比,人是很渺小的。我的登山之旅是感受自然对人的教诲与护佑。

  经过两次登顶,孙义全的感悟太多了——那些抉择与离别,那些坚守与放弃,关乎爱与生死。

  孙义全说,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下,你才真正懂得珍视。珍视那些与你同行的伙伴,予你引路和保护的夏尔巴,他们在或者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在你的身旁,和你一起。但他们也可能随时消失在寒冷的风雪中。在珠峰的路上,生死仿佛是一种平常。你时时面对,时时思量,自然在教会你珍惜生命,珍惜这种只有一次的赐予,所有的选择都是为了生命的延续。

  本报独家直播孙义全登顶

  作为独家报道孙义全第三次登顶珠峰的媒体,《沈阳日报》的记者时时与行进中的孙义全保持着电话连接。为了保证通讯畅通,出发前,孙义全配备了卫星电话。一般手机信号通过附近的基站传递,卫星电话直接通过通讯卫星进行连线,在全球任何一个地点都能实现通话互联。孙义全还特别叮嘱记者:看到陌生号码一定要接听,可能就是我打给你的。

  按计划,5月21日,孙义全将从4号营地向珠峰峰顶发起最后冲击。本报将派出全媒体矩阵,对孙义全最后的冲顶进行直播报道。孙义全届时将在珠峰8844米处的峰顶,与本报全媒体报道组进行卫星电话连线,第一时间通报登顶成功消息。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 蓝恩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