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国足仍在寒冬里挣扎

新京报 2019年03月26日 16:20

  中国杯两战两败一球未进,最终排名垫底

  昨晚,第3届“中国杯”足球锦标赛在广西南宁落幕。在三四名决赛中,中国男足0比1负于乌兹别克斯坦,获得本届赛事的第四名,也是最后一名。作为国足在阿联酋亚洲杯后的首战,这次中国杯被看作是新一代国足和临时主帅卡纳瓦罗的一次小考,但从两场比赛的表现来看,将帅的表现显然是不及格的。

  在郑智等老将淡出之后,新时代的国足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这不是某个主帅花几天时间就能解决的,中国杯的溃败只是国足又一次低谷的开端。正如卡纳瓦罗赛前所说,比起冲击世界杯,我们更应该脚踏实地地把人才塔基打牢。

  回顾

  仓促组队配合太生疏

  3月21日首战0比1负于泰国,新帅卡纳瓦罗未能迎来开门红。这一天距离卡纳瓦罗接过国家集训队教鞭只有6天。时间紧,任务重,是卡纳瓦罗和这支新国足面临的问题。

  国足15日晚才在南宁集结完毕。稍作休整,卡纳瓦罗就给球队制定了一天两练的训练计划。强度之大超过里皮时代的国足,也超过了大多数球员在俱乐部的训练量。

  卡帅没有放松战术演练。不少队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卡帅尝试了多种人员搭配和战术打法,希望给新国足注入更多技术含量。于是在首战泰国时,派出张稀哲、王永珀、蒿俊闵3名技术型中场配合吴曦这名突击型中场的组合。

  卡帅的理想是丰满的,他希望通过技术型中场缓解国足一直以来的进攻问题,但现实也很残酷,国足队员间配合的生疏程度,完全超出了卡帅的预期,过于偏向技术也给防守端埋下隐患。次战乌兹别克斯坦,卡帅在首发中调整了5人,阵型也改为433,但进攻打法不明确,防线协作不默契的问题依然存在。

  改革必然伴随阵痛,不能因为这次中国杯的失利就对卡纳瓦罗全盘否定。但对于卡纳瓦罗来说,中国球员的能力究竟适合哪种打法,能踢出怎样的足球,是他在未来必须要考虑的。

  前景

  卡帅兼职非长久之计

  卡纳瓦罗执教国家集训队,很多球迷认为他并非理想人选。反对者除了担心他的执教能力,还有他恒大主帅的身份。一名教练同时执教俱乐部和国家队,这在世界足坛并不多见。

  身兼两职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选人用人。本次参加中国杯的24名国脚中,有8人来自恒大。回想起恒大冬季转会期的一系列操作及相关部门要将恒大打造成国家集训队班底的传闻,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从两场比赛的排兵布阵来看,卡帅用人还是相对公平的。对阵泰国首发的恒大国脚有4人,张琳芃、冯潇霆能够首发并不意外,而韦世豪、高准翼又是新晋加盟恒大的;次战乌兹别克斯坦变阵433,卡纳瓦罗在首发阵容中留下了5名恒大球员。当然,执教能力才是考验卡纳瓦罗的硬指标。身兼两职的状况,或许会让这两方面的弊端不断放大。

  卡纳瓦罗尚未与足协签约,身份仍然是代理主教练。但目前国足的这种建设模式已经获得相关部门的认可,如果照这个模式继续发展,卡纳瓦罗大概率将继续执教国足,唯一的问题是专职还是兼职。距离9月的世预赛开始还有5个月,卡纳瓦罗需要一个名分,不然国足冲击卡塔尔世界杯很可能又是一场徒劳。

  思考

  未来10年仍面临窘境

  这届国足集训队在中国杯上无功而返,也许早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从亚洲杯前里皮决定用老将做最后一搏开始,中国足球就注定要面临一个新的低谷,而且比以往会更深。

  近些年,撑起成年国家队大梁的球员主要集中在1985至1988年龄段,少数优秀年轻球员则主要出自根宝基地。卡纳瓦罗接手,新老交替其实是最大的挑战。老将年龄渐长,状态下滑,新人却难堪大任,是国足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其实,回看近些年青少年国字号的战绩,国足如今的衰落就不显得那么突兀了。国青(U19)最近一次参加世青赛还要追溯到2005年,至今已连续7次无缘该赛事;而国少(U16)最近一次闯入世少赛也是2005年,同样是连续7次缺席。对比同时期泰国和乌兹别克斯坦青少年国字号的国际比赛成绩,中国与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人才断档才是中国足球的病根,这些年中国足球在选择人才、培养人才方面走的岔路则是造成青黄不接的根源。当26岁且只有1米58的颂克拉辛在34岁的冯潇霆面前轻松进球,当中国U19国青在23日的友谊赛中1比2负于泰国,中泰两国足球从此正式分道扬镳。

  一位深耕青少年足球的人士分析称,2001至2004年龄段的中国注册球员数量堪忧,其中2001年龄段的全国注册球员数量只有1000人左右。掐指一算,至少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足球仍难摆脱窘境。

  观察

  中国杯组织细致入微

  国足的水平原地踏步,中国杯这项赛事却逐渐成熟。在赛事组织、媒体服务、后勤保障等诸多方面,第3届中国杯都令人印象深刻。

  现阶段国足正值重建期,为了配合球队的热身需求,主办方在邀请对手和赛事组织方面颇费了一番苦心。据了解,主办方曾有意邀请阿根廷队参加这届中国杯,但鉴于国足在前两届中国杯上对阵强队的糟糕战绩,泰国队临时顶替。而且,国足原定的首战对手是乌拉圭,为了让国足顺利晋级决赛,有关方面将首战对手换成了泰国队。

  主办方对球队的“体贴”还体现在一些细节上。从广西体育中心内的更衣室到2号训练场大约有500米距离,走路需要三四分钟。为了避免球员穿着长钉球鞋走在路上发生意外,主办方在更衣室外准备了两辆电动摆渡车,专门接送球员前往训练场。每次训练过程中,至少有一辆救护车和十几名安保人员在场外待命。

  除此之外,这样的细节还体现在媒体服务上。在媒体和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设置有人脸识别和扫描证件的电子系统,这样的先进设备即便在中超赛场也还没有完全普及。不少记者感叹“找到了采访世界杯时的感觉”。

  包有磨砂外皮的媒体证件,人手一张的上网提示卡、不断供应的媒体工作餐、赛前每个观众席上放置的免费雨衣、助威T恤,一处处用心的细节都在体现着主办方想把中国杯越办越好的追求。

  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 邓涵予 广西南宁报道

  本版图片/Osports